选哪儿网> 资讯中心> 恒大、阿里、百度携千亿资本投资,东北的机会来了?

恒大、阿里、百度携千亿资本投资,东北的机会来了?

发布于:2019-10-17

从“投资不过山海关”到“投资必过山海关”,投资热潮形成背后,究竟是什么在潜移默化中改变?东北又为何成为各类资本新的“掘金地”?


投资“争”过山海关


投资不过山海关,是近些年来广为流传的一句话。里面夹杂着对东北人口减少,消费能力不足,官本位思想严重,体制僵化,黑恶势力严重等问题的无奈,以及对投资收益的不抱希望。

但最近,这句话有被颠覆的趋势。

先是马云参观完哈工大后,发出“投资必过山海关”的感叹。

再是,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接连亲赴吉林、内蒙古、黑龙江三省展开战略合作,更积极表示,“现在投资一定要过山海关,谁过谁赢,谁不过谁后悔!”

近日,王健林再投资东北,以17.69亿高价拿下沈阳三宗地拟建万达广场。

在投资东北这件事上,巨头们并不孤独。细数下来,今年,互联网巨头与房企巨头已在东北砸了不下千亿资金:100亿、450亿、800亿、1200亿……落地项目一个比一个大,投入资金一个比一个多。从万达、恒大、华润、绿地到阿里、腾讯、百度,此番投资热潮中,锚定东北的企业还在增加。

然而,早在去年,京东就抢先一步,成为布局东北“第一人”。

18年1月,刘强东走访东北三省,并在哈尔滨、沈阳、吉林省签下合约,并喊话“计划未来三年在东北投资200亿元”。时隔一年多后,更密集、更大体量的投资砸向东北。

中国最有影响力的巨头企业纷纷扎堆投资东北,“投资不过山海关”的风向,怎么就突然变了?


东北,沉寂的“共和国长子”


东北被投资之所以受到广泛关注,也是因为这位“共和国的长子”已经沉寂太久了。

不久前,中国经济东西差距让位于南北的话题,引发广泛讨论,其实北方经济的下滑,首当其冲的就是东北。

改革开放时期的东三省,在全国经济十强城市中,占据了三个席位。其中沈阳排第五,大连排第七,哈尔滨排第九;二十年后,十强已经没了东北城市的身影;四十年后,东北四城都只能在二十名开外。而那些靠民营经济和外资起家的地级市,如无锡、东莞、佛山,都完成了对东北四城的反超。

最近这五年,东北可以说是最不好过的五年,经济最难看的五年。

2013年之前,东北三省的GDP增速都在10%以上,远超全国水平。而2014年后,东北三省增速开始低于全国水平,甚至在2016年,辽宁出现负增长,全国垫底。

与此相对应的,东北三省GDP总量在全国排名也直线下降。2014年之前,辽宁GDP在全国的排名一直稳居前10名,连续6年稳居第7名。到了2015年,开始下滑至第10名,2016年到2018年这三年,又下滑到了14名。黑龙江和吉林的排名也一直在下滑。2018年,黑龙江的排名从2008年的15名下滑了8个位次到23名;吉林的排名则从2008年时的20名下滑到了24名。

因为经济缺少活力,东北的人口大量外流。2000年五普时,净流出40万;2010年六普时则达到219万。这五年来,东三省的常住人口继续维持负增长。其中黑龙江从2013年的3835万人减少到2018年的3773.1万人;吉林从2717.43万人减少到2704.06万人;辽宁从4390万人减少到4359.3万人。五年间东北常住人口减少105.54万。

就在东北经济乏力之时,东部沿海省份开始了快速反超,并一举取代东北的“带头大哥”地位。从1998年至2017年,东北三省GDP占全国比重降至6.7%。而在建国初期,东北曾一度占到全国80%的经济分量。

GDP下滑是各种经济因素的综合表现,而在很多全国性的公司做投资时,东北已经被摒除在外。


千亿资金能否“救回”东北?


从房地产巨鳄到互联网大佬,不到一年内,不约而同地远赴东北“掘金”,他们到底看中了东北什么?

在选哪儿看来,企业纷纷布局东北地区源于在政策支持下营商环境的改善。

辽宁首先成立了全国第一个“营商环境建设监督局”,在全省实施《辽宁省推进“最多跑一次”规定》,提升政务服务便利化水平。吉林省、黑龙江省均出台优化营商环境条例,推进“放管服”改革。9月28日,黑龙江自由贸易试验区哈尔滨片区、黑河片区、绥芬河片区陆续挂牌成立,标志着中国最北自贸试验区建设正式启动。与辽宁自贸试验区遥相呼应,东北地区的自贸试验区布局已形成了南北联动的开放格局。

种种营商环境的改善,带来了东北经济回暖的结果。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黑龙江、吉林、辽宁的经济都有不同程度的增长,辽宁更是实现了五年来首次重返5.8%。

除了营商环境,产业结构转型成为东北投资新增长点。

重工业从来都是东北三省的拿手好戏,巅峰时期的东北,发电量、生铁和钢铁产量,在全国占到70%以上,为工业化奠定了基础,不过随之而来的是资源的枯竭。国家公布的首批12个资源枯竭型城市,东北就占5个,分别是辽宁阜新、黑龙江伊春、吉林辽源、吉林白山、辽宁盘锦。此后第二批、第三批,东三省依旧是数量最多的,其中包括不久前因房子白菜价而被关注的黑龙江鹤岗。

以装备、石化、能源、食品四大主导产业为支撑的工业体系意味着,在目前的数字经济时代,东北的产业转型会相当困难。在战略新兴产业上,东北地区与京津冀、粤港澳等地区相比,明显落后太多。

困难也意味着机会。东北强大的工业制造实力,是产业互联网转型的天然试验田。在政府的扶持发展下,2018年,辽宁、黑龙江的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分别增长19.8%、11.2%;吉林省高新技术企业、科技小巨人企业数量分别增长69.8%、161.1%,效果肉眼可见。

政府的扶持与发力为投资者带来了新的重点。许家印在新能源汽车,健康养生等领域里和政府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黑龙江省将借助阿里巴巴集团在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等领域的科技优势,共同建“数字龙江”;京东北大荒计划,涵盖了现代物流、数据服务、创业创新、医药、金融等诸多领域:在吉林设立现代化商品区域采购中心,在黑龙江,与北大荒集团在电子商务、云计算和大数据以及物流、金融、旅游等领域开展深入合作;将在辽宁投资建设电子商务营业与结算中心……

客观地讲,虽然东北经济发展出现好转迹象,大企业与大项目的投资也不断增多,但仍不足以说明东北的营商环境问题已得到根本性解决。尤其是面对着国企改革压力巨大、中小企业投资意愿不强等一系列现实难题,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优化东北的营商环境建设绝不是朝夕之功,任重且道远。如何更好地优化营商环境利用好这些“千亿资本”,打开振兴的机遇之门,东北还需继续努力。

不过,恒大、万达相继带来千亿投资,叠加此前一众大佬的东北掘金之举,无异于给所有的民营企业家们打了一针强心剂。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会有越来越多的民营经济在东北这片广阔的天地上翩翩起舞,而随着“投资不过山海关”的渐成往事,东北振兴也将不再遥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