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哪儿网> 资讯中心> 宁德时代“激怒”整车厂,汽车产业链要变天?

宁德时代“激怒”整车厂,汽车产业链要变天?

发布于:2019-06-04

随着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及规模扩张,动力电池的需求量大幅提升,宁德时代和比亚迪在2018年合计市场份额达 61.36%,双寡头局面已经形成。但由于比亚迪电池大部分为自用, 国内车企对宁德时代的优质产能严重依赖。

 

不过,宁德时代产能不足的桎梏及 2018 年预收账款猛增带来的“强势议价能力”,已经逐渐“激怒”整车厂。更多整车企业选择自建电池工厂,正式“逃离”宁德时代。这场整车厂与动力电池商的话语权战争,从来没有停过。



从“坐冷板凳”到受热捧,动力电池商步伐坚定


新能源尚未正式兴起之前,受限于行业规模,车企自建电池工厂并不划算,重视程度也有限,基本处于少量研发配套状态。但随着新能源汽车成为全球汽车产业的战略方向及国内新能源汽车新政的出台,市场产销量逐年猛增,动力电池企业也在疾速扩张。这直接导致整车厂对电池的需求陡然增大。

 

整车厂作为绝对的甲方,自然想要独家占有电池供应资源,将主动权彻底掌握在自己手中。而动力电池商拥有极高的技术门槛,也不想被削弱话语权。空前的压力与挑战,促使整车厂欲抓住“救命稻草”来占据市场的高地,而宁德时代无疑成为车企争先恐后合资合作的“香饽饽”。

 

2018年宁德时代的装机量占比达到国内动力电池总装机量的41%,遥遥领先于其他企业,成为当之无愧的龙头老大。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与宁德时代合作的不仅有华晨宝马、上汽、广汽等国内外整车企业,加上蔚来、威马、拜腾等造车新势力,供货方已经达到了27家。订单规模的爆发式增长导致其产能吃紧,宁德时代上市前的招股书中称:“现有产能无法满足潜在市场需求,产能有待进一步提升。”

 

当前宁德时代的电池产品供不应求,许多整车企业排队等待,交付给谁,交付量多少,决定权都掌握在供应商手中,整车企业极为“被动”,因此纷纷寻找新的出路。



整车厂绝地反击,决战时刻即将来临?


如今,为了稳固自己在上下游产业链中的“霸主地位”,不受制于宁德时代,国内外不少整车企业都开始选择自建电池工厂。吉利和大众汽车算是这股浪潮中的代表企业。

 

2018年,吉利集团已通过旗下子公司注资5000万元,设立湖北吉利衡远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吉利集团CEO徐志豪兼任新公司董事长,布局动力电池产业。据天眼查查询,该公司由吉利集团旗下杭州迈捷投资有限公司100%出资建立。

 

注资5000万对于动力电池领域而言只是杯水车薪,但吉利在湖北布局的大头在“高性能车用动力电池及模组项目”,规划总用地800亩,总投资80亿元,计划2020年投产。

 

不仅如此,吉利还通过浙江衡远新能源导入了LG在中国的产线和技术。放眼全球,LG化学的动力电池出货量能够排名第五,核心客户包括韩国的起亚、现代,欧洲的大众、奔驰、宝马,美国的通用、福特、克莱斯勒等。

 

纵然宁德在国内风生水起,但是在国际上还是LG话语权高一点,如果吉利能打好LG这张牌,吉利将有望成为新能源领域的下一个比亚迪。

 

另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德国大众。5月14日,全球最大汽车制造商之一的大众汽车集团在德国狼堡做出重要决策,大众将与其合作伙伴在欧洲共同建立电池生产工厂。为此,大众汽车计划投资10亿欧元(约合人民币77亿元),将工厂建在德国下萨克森州。

 

此外,作为其集团电池战略的一部分,大众汽车集团将与美国公司Quantum Scape合作,尤其是固态电池生产方面。

 

实际上,车企自建电池厂已成为普遍现象。不仅仅是吉利汽车、大众汽车,丰田汽车、通用汽车、中国的比亚迪、长城汽车、广汽传祺、上汽乘用车等车企,都将电池视为未来的核心竞争力,并有意覆盖从电池研发、生产到处理以及循环利用的整个工艺链。当前,汽车制造商的电池工厂大多处于规划阶段,或已初具雏形,或正处于加速扩建中。



结语


对于整车企业而言,都不希望把命运交到别人手上:要么选择携手宁德时代,肥水不流外人田;要么像吉利、大众这样,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这也表现出整车厂与日俱增的焦虑和不安。

 

不过,电池供应商的境遇也没有想象中轻松。

 

过去,我国能自主生产发动机的企业较少,不少品牌的产量和销量取决于当时三菱系(东安动力、东安三菱、航天三菱)的发动机供货情况。但随着自主品牌汽车企业的发展壮大,许多企业纷纷建立了自己的发动机工厂,“一家独大”的现象自此一去不复返。如今。以宁德时代为代表的电池企业是否会走下“神坛”,也令业内热议纷纷。

 

未来,新能源汽车补贴将彻底退坡,与此同时,外资电池企业如三星、LG也在华加紧布局投资建厂。前后夹击之下,宁德时代的出路何在?这场整车厂与动力电池商的话语权战争,谁将成为最后赢家?选哪儿将持续关注。